31省份淡化GDP 唯GDP论政绩观“速度情结”不再

时间:2019-06-17  author:江姊凸  来源:免费注册送58元体验金  浏览:127次  评论:132条

  编者按

  从1月7日起河北省开启地方“两会”,到2月13日海南省两会闭幕,“深化改革”、“淡化GDP”、“雾霾治理”、“法治政府”等热词频频出现在各项提案和最终成形的政府工作报告里。为能对地方政府今年的工作思路和重心一目了然,并据此展望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本报从今日起,推出“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亮点解读”系列报道。

  持续了多年的推动GDP快速增长,在2015年地方政府中心工作中,不再是备受追捧的热词。

  近期密集召开的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两会”,都呈现出“淡化GDP”的新年新气象,取而代之的是“新常态”、“双中高”(“经济由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发展由中低端水平迈向中高端水平”)等全新的经济名词。

  29省份下调GDP增长目标

  在今年各地的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有“新常态”的一席之地,且是高频词汇。北京提及11次,宁夏提及10次,青海和贵州则各提及9次。

  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考察时首次提及“新常态”。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首次系统阐述了新常态。即:速度――“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结构――“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动力――“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

  如何构建2015年中国经济“新常态”?各地政府工作报告给出的答案,均是从“淡化GDP”入手。各省份在当地两会上强调,要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的要求,克服“速度情结”。

  西藏是唯一没有降低增速的地区。上海作为国内最大城市之一,直接取消了GDP增长的具体目标。这也属史无前例。29个省份下调了2015年的GDP增长目标。

  北京从去年的7.5%左右下调至7%左右,天津从11%下调至9%左右,河北从8%左右下调至7%左右,浙江从8%左右下调至7.5%左右,重庆从11%左右下调至10%左右,新疆从11%下调至9%……辽宁、山西和甘肃等省的下调幅度甚至高达3个百分点。

  目前,只有五个省份设定的GDP目标为两位数,即贵州、西藏、陕西、重庆、福建。而面临更大转型压力的资源大省,如黑龙江、辽宁、山西设定的目标最低,均为6%左右。

  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

  中国经济增长正在从量向质转变。

  在调低GDP增速的同时,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成为各地政府追求的目标。“双中高”在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均有体现:经济由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发展由中低端水平迈向中高端水平。

  各地正在调整经济发展思路:重增长更重质量,向改革要红利,以创新驱动发展。而不再是一味地以高投入、高排放、高污染换取经济增长速度。

  北京在“两会”上提出,今年北京将加快创新驱动发展。

  上海市市长杨雄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以改革创新为动力,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坚持不懈推进创新驱动发展、经济转型升级。

  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必须强化创新驱动,坚持以更高质量、更好效益、更稳发展适应速度变化。

  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实施创新驱动。以安全、清洁、高效、低碳发展为方向。

  河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加快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就业收入情况成重要指标

  在淡化GDP考核的同时,民生尤其就业、收入情况成为政府更看重的经济指标。去年,李克强在多个场合强调,只要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居民收入继续增长,质量效益不断提高,经济增长比7.5%高一点、低一点都是可以的。

  今年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均对就业、收入等关乎民生的事务浓墨重彩。山东、广西、河北、宁夏、新疆、甘肃将让居民收入增长直接与GDP增长做PK,争取让前者“跑赢”后者。湖南、重庆、云南等地提出“城乡居民收入增长指标与经济增长同步”的目标,

  上海提出,将新增50万个就业岗位。江苏政府工作报告则提出,将新增100万个就业岗位。

  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称,2014年财政支出的八成以上、全部增量均用于民生改善。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研究员张立群看来,民生、收入增长等约束性指标更具体,传递了更科学的政绩导向。

  的确,在上述变化的背后,是唯GDP论政绩观的悄然远去。

  中组部2013年底印发《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规定今后对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各类考核考察,不能仅仅把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作为政绩评价的主要指标。

  去年3月公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明确提出,对限制开发区域和生态脆弱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取消地区生产总值考核。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表示,这意味着全国将有一半左右的县和县级市取消GDP考核。

  各地去年都先后出台相关规定。例如,山西省公布了修订后的县域经济考核评价办法,取消了国定贫困县GDP和GDP增长速度指标;福建省取消了34个县(市)的GDP考核;贵州省对10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取消GDP考核指标。记者张维